Tagged Tags:

大学毕业八年,从未享受今年7月充实的10天。

父亲最爱吃三样菜,西红柿,茄子和白菜。

今天带着姑娘去姥姥家玩,晚饭煮的饺子。姑娘三岁多点,一直都不喜欢吃饺子。
今天也没准备给她吃多,还预备了粥。结果给她凉了四个都吃完了,不够,又要了两个。吃得我都惊讶了,姥姥包的饺子竟然这么好吃!!?吃一口,我也呆住了,这是我亲妈包的饺子吗?皮薄薄的,馅儿软糯入口即化,有白菜叶,油条,还有小肉块!

上午十点多,老妈来电话,让我中午回家吃饺子,爸爸割韭菜了。回到家里,我问老妈,割了多少韭菜,老妈揶揄的比划说,就那么一小把,还是草里找苗,费了半天劲择出来的,为了这一小把韭菜,老妈忙活了一上午,馅不够,又把南瓜切开,剁了一些放进去,这才借着韭菜的味,吃了一顿所谓韭菜馅饺子。

感受家的味道•

父亲出生在贫苦的农村,从小没吃过白面,没吃过洋菜。

在记忆里,老妈好久没包出这样的水平了!虽然远嫁南方,我一直都期待吃亲妈的水饺,但她到身边的这两个月里,每一次吃饺子都和我想象中不一样,应该说是和我对老妈水饺的记忆或者怀念不一样。说不清楚是我的记忆错了,还是老妈的厨艺差了,或者说出门在外嘴变叼了,反正,吃了几次都和期待中的童年味道不一样!

韭菜虽然品相不好,产量不高,却是自家地里产的,凝聚了老爸的汗水,寄托了他老人家殷切的期望,这么一说,别人还以为多大的菜地哪,其实小的可怜,其面积只有两个方桌大小,在我们家南边不远,学院小高层的东邻,别看面积小,但却来之不易,为了开垦这巴掌大的地方,老爸老妈称得上胼手胝足,手脚并用。

每天早上,可以体验落叶归根,日出东方的乡土气息,归来的心就在家里;每天早上5点,就能听到老妈打扫院子的脚步声,声声悦耳;迎着晨曦去下地,迎着朝阳去丰收夏日的果实——西瓜。一路顺畅,不用城市上班的拥挤,一路清唱,唱出多年来久去的乡音。

那时候奶奶家最不缺的就是西红柿,茄子和白菜。那时候的西红柿可不像现在的西红柿,又大又甜。那时候,西红柿红通通的,又小又涩,但是父亲总爱摘下来,偷偷品尝这酸涩的滋味。

小时候,每一次过生日,妈妈都会包饺子。平常也包,白菜馅的,放点肉末,生日的时候包韭菜的,放点肉末。那时候吃不起大鱼大肉,放点肉末就和过年一样开心。

早先那里是宿舍南墙根犄角旮旯里的一块荒地,高低不平,野草疯长,几年前,附近建起了一座教工宿舍,房子建好后,那地方就成了建筑垃圾的堆放地,废弃的预制板、水泥块、石头砖瓦等胡乱填埋在低凹的地方,然后找平,外面填上一层浮土,从外面看很平整。随后,院里有几个退休的老头老太太闲来无事,纷纷在这周围开荒种地,老爸下手晚,别人开的还是原来的熟地,等老爸开的时候,就剩下边角处这些建筑垃圾了。

澳门新葡亰游戏app,出身乡土世家,没有高雅的文化,只有乡村的小清新,没有时尚的国际范,只有更多的淳朴。老妈从未出过陕西,现在60多岁,一直围着家方圆20公里转,但她知道我们在外打拼不容易,经常嘱咐我们,一定要自己做饭,吃出来的才是健康。

那时候吃茄子也不像现在做的这般美味。奶奶经常把茄子切成两半,放在锅里蒸,出锅之后撒一把大盐,拌一下就吃了。爸爸说那时候觉得有咸味的东西就好吃。

后来生活条件好一点,能经常吃韭菜饺子了,偶尔还买茴香做馅,再后来更好了,老妈发明了白菜+鸡架馅的,韭菜+鸡蛋馅的,茄子+肉馅的,等等,尤其是冬天,地里没活了,饺子基本每天都吃,不是中午就是晚上。和我一起上学的小伙伴每次来家里,都说一句你家又吃饺子啊!真的是每天都吃,有时候纯吃饺子,有时候连汤带水,有时候直接放玉米粥里面煮,连粥带饺子,用老家话说叫煮得腻!其实一点也不腻,寒冷刺骨的冬天,没有暖气的年代,房子还四面透风的日子里,吃一口饺子,喝一口粥,一直暖到心里,再舒坦不过了!

那段时间,老爸干劲很大,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老家种地时的情景,一有时间就去拾掇那块菜地,先将杂七杂八的建筑垃圾一样样挑出来,然后偷偷摸摸的去茂岭山山上挖土回填。

在家10天,把最拿手的家乡饭手艺全拿出来了,每天都是新花样,就是希望媳妇多学习些手艺,自己做好饭养好身体。

白菜,是爸爸最爱的菜,因为白菜在冬天才有,而冬天会过年,一年之中最盼望的就是吃上一顿白菜肉馅的饺子。

有时候饺子煮的多,头天吃了,剩下的第二天上锅蒸一下,皮儿变更软了,馅儿也变更软了,入口即化,真比头一天还好吃!所以常常是一天吃两顿甚至三顿饺子!当然得是冬天才有这待遇,其他忙碌的季节,饭都没时间吃,哪还有空闲去包饺子!只是有一个爱吃饺子,干活又麻利的老妈,就算夏天也还是能基本每个星期吃一回!

茂岭山是一座瘦山,四八年攻打济南时,这里是国民党重要的前沿阵地,为了死守济南,国军曾经将山体挖空,构筑永久性防御工事,据说里面宽敞得可以开进坦克去,改革开放后,受利益驱动,又有人开山炸石,硬硬的在山体上撕开了几个血淋淋的口子,几经磨难,小山已经面目全非,满目苍夷。这几年政府大把的钱没处投,开始整治这些破损的山体,在山上种了很多小树,多少有了点绿意,但土质依然贫瘠,土层很薄,想收集点土也很难。老爸老妈两个人推着电瓶车,拿着面袋,筛子,沿着上山的小路,爬到半山腰,找到一土层稍微富裕的地方,一个铲土,一个过筛子,将混合着石头碎块的土过几遍,然后将过好的土精心装到面袋里,老爸掌把,老妈在后面扶着,老两口在陡峭的山路上踽踽而行,一路战战兢兢回家,反复N次,大约用了数百斤的土,才勉强将那块地填平。

西红柿鸡蛋面,酸甜的西红柿汁,鲜黄的土鸡蛋,倒在一大碗面条上,那个味持久飘香,吃了一碗还想吃一碗,老妈专门精心准备了一大锅,吃不完晚上还可以吃。这种面的滋味,只有母亲的双手做得出。

现在的生活大大改善了,人们去超市,不论冬夏,想吃什么菜就有什么菜,谁还会在乎西红柿,白菜和茄子呢?

再后来家庭条件更好了,韭菜鸡蛋甚至肉都家常便饭了,又开始流行吃野菜馅儿的了!马齿笕+肥猪肉,一想到这个东西就开始生口水!这是我吃过最多的野菜了,凉拌,单炒,蒸包子,包饺子,这是贯穿整个童年甚至每一个夏天的菜。每次都砍一筐回家,不花钱的东西用筐背用车拉,对比起今天一棵一棵买菜买葱,那时候真的是豪气!抱一大抱马齿笕堆在屋里地板上,现吃现摘,吃一星期都还吃不完!也许有吃腻的时候,但配点肥肉,那油腻腻的感觉丰富了我童年的味道,一直到现在每次回老家都念念不忘,可惜十有八九都是在冬天回去,马齿笕+肥肉再也没吃到过了!随着生活的变好,老妈也不懈那吃野菜的日子了,每次我提到这个馅儿,她都说一句,现在谁还吃那个啊!想必老爸老妈在老家也多年不碰这些野菜了!

有了这块地,老爸的生活丰富起来,每天一早一晚,从楼上提着两大桶水,像《少林寺》里练功的和尚一样,健步如飞,辛勤浇灌那巴掌大的菜园,春天种韭菜、油菜和小白菜,秋天种地瓜,严格遵守时令和节气,寒来暑往,秋收冬藏,像一个本分守时的农人。

饺子是北方最能代表团圆的一种面食。相信每一位生活在北方的人都会这样认为。现在正是瓜果蔬菜成熟的季节,鲜艳的颜色耀人夺目,紫色的茄子,粉红的西红柿,
绿色长豆角,绿油油整齐的韭菜,这些是农家菜园夏季必备的蔬菜,最方便的食材!茄子馅饺子,是夏季最常吃的,也是我的最爱。老妈包的饺子还是我小时候爱吃的那个半月形状,因为这样茄子馅多不容易烂。一家人围着桌子,享受天伦之乐,四双筷子,奏着完美的交响,欢声熟悉的笑语在桌面上荡漾。老妈不停地提醒我,吃茄子馅饺子要慢些,小心烫嘴,心急吃不了茄子馅饺子。再烫的饺子都能到我嘴里,吃到肚子消化掉;在外再远的距离,都少不了母亲的关爱,不论远近,母亲的这份爱持续传递,关爱永不停息。

爸爸常说他现在啥菜都不爱吃,就爱吃白菜馅的饺子,只有吃白菜馅的饺子才能吃饱,等他不爱吃白菜了,他这一辈子可能就要了结了。每每听到这句话,我心里都会咯噔一下,眼睛发酸。

可是我想念啊,我心有不甘,多少次去野外玩耍,不管是爬山还是下乡,每次都梦想遇见马齿笕,可是南方贫瘠的土地,除了乱七八糟的丛树就是苔藓啊苔藓!有一次,上网搜竟然真的搜到了,新鲜的马齿笕,12块钱一斤!还不包邮!我童年一分钱不花一筐一筐背回家的野菜竟然要12块钱一斤了!我咬了咬牙,再咬了咬牙,还是放弃了!我告诉自己,在三十六七度的夏天,从遥远的北方跨越大半个中国运到我这数不上三四五六线的小城市,马齿笕不得烂成泥!但我依然心心念,去菜市场,也想遇见。有一次,竟然真的有个老奶奶,在市场出口的路边守着几把青菜,有上海青,菜心,都是南方人喜欢的叶子菜,还有马齿笕!可能有一斤多,不到二斤的样子,看上去还算新鲜,一小棵一小棵的,像小葱一样瘦弱,完全不像老家那种一棵铺满周围的土地,又肥又壮!多少钱啊?我用本地话问。六门!六块钱一斤!原来我小时候吃的都是那么金贵的菜呢!

老爸的热情是高,干劲也大,无奈这块地实在不给力,种出来的菜大都不尽如人意,韭菜不用说了,纤细的像豆芽,油菜有股苦涩味,小白菜好像嚼不烂,奇葩的是有一年种地瓜,只长了一个,又粗又长,大约有十几斤,却非常难吃,后只好扔掉了,但那些小油菜和小白菜,父母却舍不得扔,他们吃不完就把它烫出来,冷冻到冰箱里,我回家的时候就给我包大包子,要么就炒着吃,那段时间只要回去吃饭,饭桌上雷打不动总有这哥俩的身影,我都快吃吐了。

家的味道,不是豪华奢侈的海鲜盛宴,而是浓浓的乡土飘香,不是酒桌上把酒杯盏轩然应酬,而是家人在一起亲切的关怀。吃惯了城市了的大鱼大肉,真应该让母亲的家常饭涮涮胃。城市的漂泊,乡下的生活,真的是靠母亲的关爱在连接。多年在外的80后,不能让母亲的家常饭菜手艺失传,里面包含更多的一份关爱与健康!

回家的火车上吵吵闹闹,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不管这一年你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将重新来过。也许,现在人过年,不仅仅是传统,更是一种宣布结束的仪式。看着大家热闹的聊天,忽然想起了我那老父老母,他们看到窗外烟火是否,是否会觉得自己格外孤寂?常年不在家的我格外愧疚,既没有让他们享福,也没有做到陪伴。

这一次,遇见了,但还是没买。我怕找不回童年的味道,我会失望。

费了半天劲,菜产量上不去,味道又差,老爸也有些郁闷,一开始以为是缺乏肥料的事,有一次和姐姐说了,姐姐让人从胶东捎来了两麻袋羊粪,我去接的货,那味道没把我熏死,结果,羊粪倒进去,种出来的菜依然面黄肌瘦,倒是旁边一棵榆树,眼瞅着在几年间从碗口大小长到了一人粗细,道理很简单,榆树的根系非常发达,在地下大肆扩张,老爸辛辛苦苦施的肥,营养全被这棵榆树吸收了,还有一个原因,地下因为是建筑垃圾,根本存不住水,老爸每天那四桶水浇下去,泡都不冒一个,很快就渗下去了,很难让蔬菜得到滋润和吸收。

感受家人的亲切•

今年回家一定要给老爸包一顿白菜肉馅的饺子!下车后,我拖着笨重的行李箱,直奔菜市场买了两颗大白菜。一进门,我迫不及待的告诉妈妈要包白菜馅的饺子。

后来上大学,后来到南方工作,嫁人,结婚,生小孩,开始给别人包饺子,使劲力气和面剁馅,就想做得香一点,老公孩子都多吃一点。确实每一次都有进步,老公常常都觉得比饺子馆里的好吃!当然了,放的肉比菜多,皮薄馅大,那么爱吃香的男人当然喜欢,只是姑娘怎么都不爱吃,就好像她从小在南方海边长大,爱吃鱼吃虾,喝大米粥,但不喜欢面食,包括饺子,包子,馒头,油条等等!作为母亲,我和我老妈一样,总是想方设法想做得更好一点,让孩子多吃一点!但饺子,试了多少次,就算自己很满意,但姑娘依旧不喜欢。

尽管如此,老爸仍然像个辛勤的园丁,每天乐此不疲,像侍弄花草一样精心护理他的菜地,有时姐姐打电话来,让父母去她那里住上几天,老爸总是放心不下他的菜园,姐姐抱怨说,你那点破地有什么种的,上我这里来,我给你找上二亩地。抱怨久了,老爸也不好意思了,隔个一年两年,便和老妈去姐姐那里住上一个月,临走前,总是心情沉重,要和他的菜地诀别一番,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走,菜地基本就靠天吃饭,等他回来,即便不绝收,也已经奄奄一息了,家中虽然有我,但根本指望不上,老爸这块菜地,从出生到现在,我别说浇水了,就是去看的次数也非常有限。

家,累了随时都可以归来的港湾。在外始终是浮沉漂泊,就算有几百万的豪宅名车也不例外。从我踏回家门的第一步,老妈就问我,这次回不回深圳,呆在家里多好!我明白她的意思,是希望我在家里多留几天。我开玩笑的说,把咱们的房子卖了,到深圳一块生活。老妈非常反对,干了一辈子才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就算给100万也不要。宁念家乡一抔土,不恋他乡万两金。老人爱家爱到如此亲切。在家乡的土地上能感觉到沉稳,在自家地里能找到自身的价值。根生长在这块土壤,别处再枝繁叶茂,落叶总要归根。

妈妈说“你咋买了这么多白菜?你看你爸一早出去买了这么多虾和水果,都是你爱吃的,说晚上给你炸虾吃。”

时光还好,愿意给我幸福!老爸老妈愿意来南方小住,我今生得以体会一下那种下班回娘家吃饭的感觉!梦寐以求的实现了!

老爸是一个对生活非常热爱的人,除了种菜外,还喜欢养花养鱼,每一样都兴致勃勃,倾情投入,我常想,这也就是在城市里,不让养鸡养鸭,要是在农村,我们家肯定鸡鸭成群,鸡鸣狗吠了,这一点我和老爸截然不同,我是一个对日常生活得过且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饭能吃就行,衣服遮体就行,有人给我养花养草,养鱼养狗,我看着也很高兴,但让我亲自动手捯饬,我想想就大头,我们家的花草被我养死的大概有七八盆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