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Tags:

我们所拥有的所有平凡的陪伴,迟早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根本无法坦然地失去。比如家,正因为你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拥有,所以你才时而对“家”这个词无感,但你骨子里,你的潜意识里,你知道,家,就意味着一个都不能少,就意味着一起享受一切好的或不好的日子。趁时光还在等你,请温柔地对待身边的一切,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

肖睿的父亲是一位很敬业的老师,每天在办公室批改作业到深夜。母亲身体比较虚弱,睡眠不好,有时父亲在办公室工作到深夜,怕影响母亲睡觉,便在办公室休息。前天晚上,父亲一人在办公室备课,突发脑溢血,晕倒在地,天亮其他老师来上班才发现,送到医院,为时已晚,医院便不再收留,只好接回家中,输氧等肖睿回来。

我母亲今年38岁了,虽说年龄不是很大,但也不能说年轻了,母亲的气色很好,可能是因为经常锻炼的原因吧。母亲是平凡的人,没做出什么伟大的事,可是就是这些日常小事,折射出普天下母亲所共有的淳朴真挚的爱。

你不需要做什么,你只需要在我每周五回家时为我打开房门,轻轻地问候一句“回来啦”,你甚至不用费心费力地给我准备晚饭,只需像往常一样安然地坐在沙发上,把家里最近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而这,就已经足够让我感到幸福和满足了。

姑姑走上前,摸了摸肖睿的头说:“喊喊你爸爸,从发病到现在,始终没有醒来,更没有说一句话,如果撤了氧气,人可能马上就不行了”。

回到家后,妈妈径直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把房门反锁起来,透过墙壁我清楚的听到母亲的哭声,我又哭了,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妈妈哭,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好像做错了什么。爸爸生气地说:“你妈妈已经找了你一下午了,你知道她有多担心?”顿时,我的心似乎停止了跳动,我知道我真的错了。

——题记

里屋内,父亲脸色灰暗躺在炕头,鼻子上连着氧气瓶,母亲精神恍惚地坐在炕上,痴呆呆地看着肖睿,眼睛红红的。姑姑和老姨、姨夫也都在。

我的母亲就是这样的平凡,可她生活中所做的点点滴滴总让我感到温暖。

母亲的身体一向不好,前几年做了心脏手术,每个星期都需要用药物来调养身体,还要持续不断地进行复查。有一段时间母亲的状态较为良好,她甚至在我家附近找了一家超市上班,当起了售货员,依靠微薄的工资来和父亲一起支撑起这个家。母亲说,这是她这么大,第一次拥有工作,能为这个家分担一些,让爸爸不至于白天黑夜累死累活地跑出租,她很乐意,很值得。

刚一进院儿,肖睿便大声喊:“爸,妈”!上高二的妹妹肖玲和初二年级的弟弟肖亮从屋内跑了出来,看见姐姐回来了,妹妹肖玲的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着说:“爸爸,快不行了,脑溢血!”小蕊咬着牙,不让泪水流下来,拍了拍妹妹和弟弟的肩膀说:“没事的,别急”,便走进了屋,他们似乎忘记了武钢的存在,武钢站在院内不知是进是退。

李玥

人类都一样害怕失去,更何况是自己至亲至爱的人?还好,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醒来,最爱我的和我最爱的人依旧在,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我感到踏实了。

肖睿咬了咬嘴唇,靠近父亲,手颤巍巍地摸着父亲的脸,轻声喊:“爸爸,睿儿回来了”。声音不大,似乎怕惊醒沉睡的父亲,当他喊第二遍时,父亲的嘴蠕动了一下,姑姑大声说道:“你爸爸听见你喊了,说话了,嘴动了,听你爸爸想说什么?”。肖睿坚持着不让眼泪流,低下头,说到:“爸,我是睿儿,你听见了吗?你睁开眼看看我吧”。父亲的嘴又动了动,姑姑说:“看口型像是说弟弟,是不是不放心你弟弟,睿儿,你对你爸爸快说,你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让他放心走吧!小云等业者说,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肖睿哽咽着说:“爸,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肖睿刚说完,一滴眼泪从父亲的眼角流了出来。

朱自清因为父亲的背影而潸然泪下,我因为母亲的教诲而受益终生。

那是一个看似再普通不过的周日,因为学校补课,我没能回家。当我打开手机,看到弟弟的信息时,我吃了一惊。那条消息只有四个字:出大事了。我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内心惶恐不安地拨通了妈妈的手机号码,是弟弟接的。“妈妈住院了,吃那个心脏药后大出血。咱家那边治不了,转到北京了。”弟弟的声音是颤抖的,我的心也在发颤。我问了母亲在哪家医院,随后挂掉了电话,又匆忙地打电话给爸爸,他似乎在刻意假装冷静,而我分明从他说话的声音中听出了他遮掩不住的悲伤和事情的严重性。

吃晚饭时,母亲对我说道:“以后有什么委屈事一定要跟我说,我会尽力帮你解决的!”我狠狠地点了点头。

现在我懂事了,妈妈,我保证再也不会惹您生气了,以前的我太任性了,我错了,只求您能给我个机会,弥补一下我往日犯下的种种过错。

我的母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