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目鱼2015-02-17情感文章你是地铁上的一个乘客。你在下午六点被散发着汗味和香水味的陌生人的身体挤压在车厢中央一个狭小的空隙里。你的两只手都够不到任何一只扶手吊环,于是你只好…

“阿波罗11号”发射盛况

  月亮与人生

编者按:1969年7月16日,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巴兹·奥尔德林和迈克尔·柯林斯从位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NASA肯尼迪航天中心的39A发射台起飞,踏上了月球之旅,同时也被载入史册。四天后,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将阿波罗11号登月舱“鹰”号降落在月球上的静海,成为首次踏上月球表面的人类。

你是地铁上的一个乘客。你在下午六点被散发着汗味和香水味的陌生人的身体挤压在车厢中央一个狭小的空隙里。你的两只手都够不到任何一只扶手吊环,于是你只好依靠双脚保持平衡。在你头顶上方空调正送出冷风,但你的后背却开始不断渗出汗珠。你的视线越过此起彼伏的头颅看见车窗外闪过一幅巨大的灯箱广告,画面上是一片宁静、碧蓝、似乎没有边际的海水。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这列地铁驶离此地,开往一处不知名的远方。它穿山越岭,走过许多陌生的城市。当车身终于停稳,你看见左侧的车窗里有一条平坦的海岸线,右侧的车门打开,海风扑面而来,你的眼前是一座几乎看不见人的海边小渔村。

1969年5月,在“阿波罗l0号”宇宙飞船正在环绕月球飞行时,人类首航月球的“阿波罗11号”的飞行准备工作也在进行之中。这是首次登月飞行,是一次历史性的飞行,准备工作格外慎重,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天体中与我们地球关系最密切的是太阳,其次就是月亮了。自古以来,有多少诗人墨客在吟诵、描绘月亮,抒发自己的情思。比如:唐代诗人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几乎人人会背。宋文学家苏东坡的“水调歌头”词更是脍灸人口。“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表达了多少人企盼团圆的愿望。

今年是阿波罗11号登月任务50周年,网易科技《知否》栏目组特别推出“人类探月史”系列文章,一起回顾人类探月进程中那些鲜为人知却值得纪念的瞬间。

你是渔村里的一位小学教员。你在一个宁静的午后坐在天花板上悬挂着一只吊扇的办公室里用双色铅笔批改学生的作业。你偶然抬头,发现办公室里现在只有你一个人。透过敞开的木窗你看见小操场上只有一个戴着草帽的校工正在阳光下弯着腰清除杂草。当你把目光投向更远处那条朦胧而闪烁的海平线,你忽然意识到那条海平线你已经坐在同一张办公桌后面看了整整两年。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自己骑上自行车沿着校门口那条水泥路来到一公里外的海边,然后顶着腥味十足的海风登上一艘马达隆隆作响的机帆船。你站在船尾看着学校操场上的旗杆离你越来越远。当你越过那条海平线,你来到一座叫做纽约的城市。

首先,美国国家宇航局决定1969年7月16日为“阿波罗11号”登月宇宙飞船的发射日子。为了完成这次登月任务,他们从50名宇航员中精心挑选了第一批“阿波罗11号”登月人员。3位宇航员是指令长阿姆斯特朗,指令舱驾驶员柯林斯和登月舱驾驶员奥尔德林。这三个人的年龄都是39岁,他们都曾是优秀的飞行员,他们当宇航员已有六七年历史了。每个人都参加过“双子座”飞船的空间飞行,表现都相当出色。同时还确定洛弗尔、安德斯、海斯三人为“阿波罗11号”的预备宇航员。在载人宇航中,预备宇航员是必备的,他们受到同样训练,宇航员中有谁出了问题不能飞行时,他们可以随时替换。此外,他们还要完成替正式宇航员检查宇宙飞船有无故障及准备工作是否准确无误等重要工作。

  明月当空照,常给人以舒畅、欢乐的心情,而在没有月亮的晚上,人们的心情容易是忧郁、沉重的。月亮跟人生的关系或许是相当密切的。

今天推出系列文章第二篇《阿波罗11号登月秘密:最糟糕的时候错误发生了》。

你是纽约曼哈顿金融区一家连锁咖啡店里的服务员,但你的真正志向是成为一名作家。你在每周一晚上乘地铁去二十三街的一间酒吧坐在角落里听文学朗诵会,你在每周六的下午去东村第四街另一间文人出没的酒吧希望在那里碰到愿意阅读你小说手稿的出版商或者经纪人。现在,你正俯下身子手持一把笤帚清扫一位刚刚离去的顾客撒落在桌子下面的蛋糕屑,你身旁的座位上有三个身穿闪亮白衬衫的华尔街职员正在高声谈笑,他们谈到私人游艇、欧洲假期,还有意大利女人。你走到店门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你的手在另一只口袋里搜寻打火机时碰到了那封从昨晚开始一直塞在那里的寄自《纽约客》的退稿信。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自己拦住正从你眼前开过的那辆黄色计程车,告诉司机你要去肯尼迪机场。你在机场大厅掏出你那张还没有透支的信用卡,对柜台后面那个身穿航空公司制服的女孩说你要去巴黎。

从当选为“阿波罗11号”宇航员起,阿姆斯特朗等人,又进行了几个星期的模拟训练。他们在模拟飞行装置中练习了“阿波罗11号”登月过程中的所有活动和各项工作。最重要的训练装置之一,是用来模拟“阿波罗”飞行的训练装置,用计算机和图片模拟飞行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这样,由于月球和星空近似逼真地出现,宇航员可以看到相应的任何一种飞行情况和飞行速度。另一个训练宇航员的重要装置是登月模拟装置。装置中有一个和登月舱一样的座位,是用附件和仪表精确制成的。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借助于大型电子计算机飞登月球,整个登月阶段一直到月球表面出现月球投影为止。此外宇航员还借助于一台射线涡轮机在登月训练装置上作逼真的模拟试验。

  “涛之起也,随月盛衰”,沿海的潮汐活动就是主要由月亮的引力作用产生的。海水有规则的涨落,给人们的渔业生产与航海提供了方便。

尼尔·阿姆斯特朗从鹰号登月舱的狭窄舷窗向外望去,脚下几百米隐约出现了一片巨大的灰色区域。他和同伴所乘的登月舱狭小简陋,感觉舱壁就像纸一样薄。而这位阿波罗11号的指挥官刚刚看清楚机上电脑指示他降落的地方。

你是巴黎左岸圣日耳曼德佩区一位独居的老妇人。每天下午三点你穿戴整齐、略施淡妆,走出你那间位于六楼的小公寓。你手扶楼梯缓缓下楼,穿过静得出奇的小天井,推门来到阳光温暖的街上。你走过咖啡馆外面手持酒杯、面向大街翘腿而坐的优雅男女,走过门前聚集着外国游客的墙壁斑驳的老教堂,走过出售可丽饼和冰激凌的街边售货车,走过门脸不大的时装店和小画廊。你转入一条小街,推门走进
“不二价”超市。你手推购物车,在货架前认真地挑选蔬菜和奶酪,然后手提购物袋沿原路返回你的小公寓。在动手准备晚餐之前你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里看电视。你按动遥控器变换着频道,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你醒来的时候窗外和屋内都是一片昏黑,电视机里闪烁着微光。你看见屏幕上有三只大象和一只小象正晃动着鼻子缓慢而稳重地在草原上行走,在它们和远处的地平线之间只有一棵细长的小树,像一颗孤零零的钉子。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你五十年前的情人在门外按响你的门铃。你们带上红酒和水果坐上他那辆雪铁龙敞篷车,然后你们一路哼着约翰尼?哈里戴的歌开车去非洲。

与此同时,上千名工程技术人员,组装了规模巨大的“土星5号”火箭及“阿波罗11号”宇宙飞船。组装结束后再由几百名专家及技术人员对它们进行严格检查。一切都正常后,他们才把这个庞然大物运送到距装配大楼大约5千米远的发射台上。发射前5天是发射前的最后准备阶段。各项发射准备工作准时进行着,直接参加准备工作的3000人员使飞船做好了飞行准备,也做好了发射准备。

  月亮既然有能力对海洋的水体起作用,那么,它对人体中的血液及其他液体,也应有所作用(人体中水分占80%以上)。研究表明,月亮对人体的作用或影响是多方面的。

他不喜欢眼前所见。这是月球上的一个大坑,到处都是巨石,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张着大嘴的死亡陷阱。

你是南非首都开普敦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老板。每周二下午两点你会准时驾车离开你的酒店。你会沿着M6海滨公路一直向南开去,你的左边是散布着棕榈树和私人别墅的低矮的山岩,你的右侧是细浪拍打着岸边礁石的南大西洋。你会在十五分钟后抵达坎普斯海滩附近一家装潢别致的小旅馆。你会在那里停好车,直奔117房间。你会熟练地掏出门卡打开房门,然后你会在房间里看见一个躺在床上的裸体女人。你不能确定每次和你云雨的女人叫什么名字、芳龄几何,你不能确定你的朋友肖恩是从哪里源源不断地为你弄来这么多小妞,你更不能确定那些肤色不同、身材各异的妙龄女子是否认得出你是开普敦那家著名酒店的老板。但你从来不为这些不能确定的事耗费脑筋。现在,在一番剧烈运动之后,你习惯性地闭着眼睛仰面躺在床上,一只手懒懒地抚摸着身边那条褐色的长腿。这时你忽然听见开门的声音,这时你忽然闻到一种你熟悉的香水味道。你听见一个熟悉的女声在尖声喊叫,你睁开眼睛,有几秒钟你竟然无法分清那张愤怒的脸此刻是出现在电视机里还是真的横在你的床头。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你根本没有开车驶上M6公路,根本没有停在这间旅馆门前,根本没有打开过这个房间的大门。你幻想你此时此刻正在一个离此地非常遥远的国家。于是你想到了印度。

同时,宇航员的飞行医生贝利注意观察着阿姆斯特朗、柯林斯、奥尔德林的健康状况。他在最后的两个星期将他们放在半隔离环境。只有他们的训练同事和他们最接近的家属——若是健康的话,才可以和他们接触。在发射的前1天,本来已经安排好尼克松总统和宇航员们一起吃晚餐的,也因贝利医生的建议而取消。

  就月球相对于地球与太阳的位置来说,是四个关键的日子,就
1990年间住院患者的精神状态分析,发现周期性的精神病率在满月时最高;酗酒闹事者亦在满月时为最高。

更糟糕的是,鹰号登月舱的燃料储备有限。如果阿姆斯特朗不能很快找到安全着陆点,他将不得不抛弃登月舱的下半部分,执行中止程序点火加力逃往月球轨道。否则,他和埃德温·奥尔德林不仅会成为第一批登上月球的人,同时还会成为第一批死在月球上的人。

你是印度德里旧城的一位街头流浪汉。你在一个圆月高悬的夜晚斜靠在路边的墙角左手夹着一支烟头右手握着一听罐装啤酒。你的头发和胡须粘连在一起,你从头到脚套着11件捡来的衬衫和5条捡来的裤子。你在每个白天弯着腰走街串巷仔细研究这座城市里每一只垃圾筒的内容,你在每个夜晚坐在你固定的角落里看着这座破旧的老城变得越来越安静。今晚你感到幸福,因为你刚刚在两条街以外的公共厕所里洗了一个凉水澡,因为你路过你朋友库什的角落时他扔给你一听还没有过期太久的灌装啤酒,也因为你听说抓乞丐的囚车已经从这条街上开走,至少今晚你不再需要担心被抓去坐上两年大牢。于是你感觉到一种放松,于是你哼起了小曲,于是你让自己的思绪飘散开去,于是你幻想去旅行。旅行,会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你在心里对自己说。但是此时此刻你实在想不出除了这个舒服的街角以外还有其它任何地方值得你挪动身躯。这时,你抬起头,看见了悬挂在街对面大楼顶上的那轮硕大无比的白色的月亮。你幻想去那里走上一趟。

登月飞行前几天,医生对宇航员进行了4小时的彻底检查,确保他们的身体状况极佳,完全适合飞行。

  张巨湘在《月相在灾害事故中的重要地位》(刊《灾害学》1991年第2期)一文中,列举了大量的资料,说明几大类重大事故
(大型厂矿火灾、客车翻车与撞车、客机失事、大型海轮海难、火车严重事故)都跟月相有一定的关系,并指出,在4个关键日当天及其前后各一天
(共3天)内是事故的高潮。他还提出几种解释,比如生物的潮汐效应(类似于海水的潮汐)电磁干扰等等。这些问题,都有待进一步研究。

幸运的是,阿姆斯特朗具有冷静的头脑。他知道自己需要专注于当下能解决的问题,而不是那些无法解决的问题。不管怎样,监测登月舱燃料状态是地球任务控制中心的职责。阿姆斯特朗知道休斯顿的查理·杜克会在气压过低时告诉他。所以他小心翼翼地操纵鹰号驶离巨石。虽然月亮上腾起的灰尘很难判断出登月舱相对于月球表面的速度,但最终阿姆斯特朗还是操纵鹰号稳稳落在了月面。

你是人类历史上第十三位登上月球的宇航员。147个小时以前,你和另外三名宇航员乘坐“牛郎星”号登月舱平稳地降落在月球表面,你第一个走下扶梯,你的宇航靴激起的尘土像慢动作镜头一样缓缓地升起,又缓缓地落下。123个小时以前,你和你的同伴驾驶一辆月球车在坑坑洼洼的月球表面颠簸着前进,你意识到登月24小时以来你看到的景象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头顶上方永远是漆黑一片的无尽苍穹,脚下永远是像在海底世界一样沉睡着的尘土和碎石。84个小时以前,你躺在登月舱里的吊床上做梦,你梦见了你家门口A&P超市货架上那些颜色鲜红的番茄。47个小时以前,你在一座低矮的山坡上滑了一跤,尘土和石屑如丝巾一般飞舞,当你终于像从游泳池底爬起一样重新站直了身子,你又看到了低低地悬挂在黑色天幕上的那个只露出半个脸庞的蓝色的星球。24小时之前,你收到休斯顿总部的通知:停留在近月轨道上的“猎户”号指令舱出现电脑故障,总部的工程师正在全力远程抢修。5分钟之前,你收到最新通知:指令舱彻底瘫痪,无法按原计划在23小时之后完成与登月舱的对接。1分钟以前,你的助手罗斯通过对讲机告诉你:休斯顿将紧急发射一架小型火箭为你们提供补给,但登月舱上的氧气储备仅够维持31个小时。现在,你站在月球表面,手里握着一块矿石标本,身体一动不动。你忽然感觉这里如此荒芜、如此死静,如此丑陋不堪。你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回到远处那个蓝色星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你不在乎风景,你只想把自己包围在人群之中,让自己可以闻到人的味道。毫无缘由地,你想到了一列拥挤的地铁。

在发射前两晚,阿姆斯特朗、柯林斯和奥尔德林在一个30分钟全国电视广播的访问节目中,作了出发前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从3000名记者中选出4位记者向他们提出问题。这次访问是在闭路电视中进行的。穿着短袖衬衫的宇航员们在一座房屋里,记者则在10千米以外的另一座房子里。当记者问他们执行这次任务心里是否害怕时,阿姆斯特朗回答道:“对我们来说,害怕并不是一种陌生的情绪,但是我们对这次探险并不担忧。”阿姆斯特朗宣布:“经过10年的计划和辛勤工作,我们是愿意而且准备好努力完成我们国家的目标的。”

  赵景明在1989年探讨月球对人体的影响时,认为是人体内存在有月球控制的生物潮潮点。人体内有80%水分。月球对人体的引潮力作用,可能影响人体的水分变化,导致了情绪兴奋和抑制出现,因而产生与平常不一样的行为事件。

38万公里之外,休斯顿任务控制中心的人们万分激动。“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当时的紧张气氛,”杜克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真的是屏住了呼吸。”

你是地铁上的一个乘客。你在下午六点被散发着汗味和香水味的陌生人的身体挤压在车厢中央一个狭小的空隙里。你的两只手都够不到任何一只扶手吊环,于是你只好依靠双脚保持平衡。在你头顶上方空调正送出冷风,但你的后背却开始不断渗出汗珠。你的视线越过此起彼伏的头颅看见车窗外闪过一幅巨大的灯箱广告,画面上是一片宁静、碧蓝、似乎没有边际的海水。

最后l天,3位宇航员休息。晚上,他们与培训员和预备宇航员共进晚餐,这是一次愉快的小宴会。他们上床很早,睡了6~8小时。

  还有人认为人体是磁场,内外磁场一般处于动态平衡。当朔、望时,日——月——地处于一线时,人体受月球等外界磁场急剧冲击,而失去平衡,使人脑功能受到干扰而出现周期性的情绪变化
(类似于共鸣作用)。大脑的机能紊乱,判断力下降,会导致交通失控,引发交通事故。

因此,当尼尔·阿姆斯特朗从月球上的“静海基地”和休斯顿通话说“鹰已着陆”时,杜克脱口而出,“我们在地面收到你们的信息了。你们差点就让我们心凉,现在我们又喘过气了。”

于是你幻想去旅行。

1969年7月16日,“阿波罗11号”飞船发射的日子来到了。这一天对于美国佛罗里达半岛中部的卡纳维拉尔角来说,是有史以来最繁忙、最热闹的一天。因为人类登月的始发站——肯尼迪宇航中心位于这里。登月飞船即将在这里腾飞。

  美国科学家阿·利·韦伯在《月球的影响》一书中指出,月亮和其他外天体对我们中的一些人有直接影响,对多数人有潜在影响。这种看法已为不少事例所证实,值得注意。

▲图示:阿波罗11号登月过程中,休斯顿任务控制中心的查理·杜克和后备指挥官吉姆·洛弗尔

为了方便那些成千上万到现场的观众,在靠近海岸的广阔地带设立了预备宿营地。宇航中心还为他们邀请来的1万多名客人建立了观察台和观察所,为来自世界各国的5000余名记者专门准备了架空观察台。

  天文潮汐与地球

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想起当时的情景杜克依然会微笑。他说,“我记得当时的那些情绪。我现在看着任务控制中心的照片,最引人注目的是所有紧绷的面孔。”

在发射前两个月,即5月份,在卡纳维拉尔角区已找不到住宿的房间。到了6月初,在距发射场l00千米左右的奥尔良、德托纳比奇和韦罗几乎不可能找到旅馆或简易住宿的地方。许多人只好到距卡纳维拉尔角250千米的坦帕城订房间,然后连夜赶往卡纳维拉尔角。

  在月球和太阳引潮力作用下,海洋水面发生周期性涨落的现象叫做海洋潮汐。蔚蓝色海洋,烟波浩渺,运动不息。其中最常见的运动形式就是海洋水面按时涨上来,落下去,落下去,又涨上来,天天如此,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大海呼吸”,不过,科学名称叫“海洋潮汐”。

1969年7月20日,他们知道,自己创造的是历史。

午夜两点,距“阿波罗ll号”的发射时间还有7个多小时,卡纳维拉尔角公路上的车辆已络绎不绝,汽车的马达声惊扰了午夜的宁静。

  什么力量能使海洋水面涨落呢?我们祖先很早就注意到这种潮汐现象与月球有着密切关系。东汉哲学家王充明确地指出:“涛之起也,随月盛衰。”但古人还不知道其中的道理。直到牛顿发明万有引力定律以后,才找到潮汐的原因。

“我甚至觉得伸手能摸到它”

凌晨3点,距发射时间还有6小时,可是设在宇航中心的记者席上已座无虚席,电话声、打字声响成一片。

  万有引力告诉我们:宇宙中一切物体之间都存在着互相吸引的力量。月球是距离地球最近的天体,它与海水运动关系最大。月球吸引地球,地球拉着月球,它们相互吸引的同时,又各自绕地月系统的质心做圆周运动,于是又产生排斥力。当吸引力大于排斥力,在吸引力作用下,海水便向着月球方向聚集堆积,渐渐升高,形成高潮;在与月球相反的另一面,排斥力大于吸引力,在排斥力的作用下,海水又要向背着月球的方向聚集堆积,也同样形成高潮。至于这相对方向的中间地方,由于海水被两端拉走,就要慢慢降低,形成低潮。这样,涨面就变成与鸡蛋一样的椭球形状。地球每天自转一周。所以在大约一昼夜时间里,海水一般有两次涨潮,两次落潮。在天文学上称天文潮汐。

阿波罗11号飞船搭乘土星五号运载火箭于1969年7月16日早晨发射升空。进入轨道后,发射第三级火箭点火将航天器推向月球,然后哥伦比亚号指令舱以及鹰号登月舱与火箭分离开来。随后在茫茫太空中飞行两天半后,阿姆斯特朗、奥尔德林和柯林斯到达了月球轨道。

清晨4时15分,控制中心的扩音器里传来播音员洪亮的声音:“距发射时间还有5小时17分,现在是今天将要出航的宇航员阿姆斯特朗、柯林斯和奥尔德林3人起床的时间。”医生在4点30分开始对他们的身体进行飞行前的最后一次检查。检查结果,3人的身体均适合飞行。

  天文学家根据自身的实际体会和观察天文潮汐对一些人的实际影响认为,每月的朔日和望日的引力,并不都是最大的,在有的月份,似乎是朔、望日的前一天引力最大。究竟是不是这样,和为什么这样,需要天文工作者进一步研究。除了月球和太阳的引力之外,太阳系的其他天体对地球也有引力,都是天文潮汐引力的组成部分,只是都比较小,有时仅作为月球、太阳对地球引力的叠加因素,这时不作详述。天文潮汐对人类和地球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影响,从而在地球上和人类中发生奇异万千的、有规律的现象。

▲图示:阿波罗11号任务中的土星五号发射升空

发射前4小时32分,即清晨5时,3位宇航员在食堂用早餐,然后分别打电话与妻子告别。

  天文潮汐对人类的影响

柯林斯回忆,自火箭升空后三小时,“很难相信我们是在去月球的路上,升空后不到三个小时我们已经处在距地1900公里的高空,我敢打赌观看发射的人们仍然堵在回旅馆和酒吧的路上。”

发射时间预告是从发射前34小时,也就是美国东部时间7月14日晚11时32分开始的。准备工作先从安装火箭飞行用的蓄电池开始,到发射前9小时止,完成了火箭要飞越的海面危险区的安全调查,安装了万一发生意外事故时破坏火箭的破坏装置,拆除了支撑火箭的作业塔……然后休息了6个小时,就开始了发射前9小时的紧张工作。

  天文潮汐对人类自然出生时间的影响

在离地面表面数百公里的高空,宇航员们抛下土星五号火箭的第三级,并为剩余的旅程重新配置指令舱和登月舱。柯林斯哥伦比亚号指令舱与火箭分离。接下来,柯林斯将鹰号的顶端对接在哥伦比亚号的鼻子上。

发射前8小时30分,预备宇航员洛弗尔、安德斯、海斯3人进入宇宙飞船,代替3位正式宇航员检查宇宙飞船有无故障,准备工作是否准确无误。

  妇女怀孕以后,总是不断地受到天文潮汐的影响,在分娩之前,不会有明显的感觉,但是,到了分娩的时候,大多数孕妇是按照天文潮汐的规律分娩的。这其中有的是在引力大的朔、望期和引力比较大的上、下弦期分娩,有的则在月球上中天和下中天前后分娩。某妇产医院1991年4月份,共产婴儿247个,日平均为8.2个,其中朔日产14个,比日均数多5.8个,多70.1%;望日产11个,比日均数多3.8个,多46.3%。5月份共产婴儿239个,日平均7.7个,其中朔日产11个,比日均数多3.3个,多42.8%;望日产13个,比日均数多5.3个,多68.8%。某幼儿园88班,共有幼儿34名,其中朔、望期出生的为10名,占29.4%;上下弦期出生的为6名,占17.6%,朔、望、弦期共出生16名,占47%。某中学某班,共有学生34名,其中朔、望期出生的为10名,占29.4%;上、下弦期出生的为9名,占26.4%,朔、望、弦期共出生19名,占55.3%。某医院内科某病房,1991年8月份某日,共有病人20名,其中朔、望期出生的6名,占30%,上、下弦期出生的5名,占25%,朔、望、弦期共出生11名,占55%。根据对某小学一二年级306名学生出生时间统计,朔、望、弦期出生的共171人,占总数的56.3%,其余学生的出生时间有一半左右离朔、望、弦期仅差一二天。

▲图示:宇航员从阿波罗11号飞船上拍摄到的地球照片

发射前8小时15分,开始给“土星5号”火箭的燃料罐装填燃料。第一级的燃料是煤油,已装填完。这时给第二级和第三级装填液态氢燃料,还要给第一级到第三级火箭装填氧化剂——液态氧。液态氢和液体氧都不能提前装填,因为它们都很容易挥发,必须低温存放,就是从发射架下的储存罐用管道向火箭燃料罐装填时也要保持超低温。总共要装填300多万升,整整花费5个多小时才全部装填完毕。

  从以上资料可以看出,在朔、望、弦期出生的人,所占的比例是比较大的,说明天文潮汐确实能够影响人的出生时间。但是,天文潮汐并不能决定所有人的出生时间,这是因为孕妇的身体强弱、家庭环境、工作量的大小、劳动轻重和思想情绪等条件的不同,以及产院采取药物催产、技术引产及剖腹产等措施影响了自然出生的时间。

“这是飞行计划中的一个关键机动。如果分离和对接没有成功,我们将被迫返回地球。这时也有可能发生碰撞,随之导致舱内减压,所以当迈克将我们与火箭的第三阶段分离时,我们还穿着太空服。”奥尔德林后来回忆道。

装完燃料时离发射只有3小时38分了。宇航员已在宇宙飞船中心的宿舍里用过早餐,并换上了宇宙服——表面涂氯并含橡胶和尼龙的绝缘层和涂特氟轮层的玻璃棉纺织且不易弯折的宇宙服。造价10余万美元。柯林斯的宇宙服只适用于飞船内,而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的宇宙服适用于太空中——加有保暖和防范微陨石的保护层。

  另外,从绝大多数产妇分娩的实际情况看,不是按照理论推算的预产期分娩的,实际分娩时间,比理论预产期不是提前,就是推后,并且和少数产妇与理论预产期相差很多。这是因为,一方面,产妇个人有不同的具体情况,另一方面,天文潮汐对产妇起着催产作用,使得按理论准确预测产期极为困难。如果在理论预测的基础上,再加上天文潮汐的因素,就会相对准确一些。尤其是超过理论预产期以后,仍然没有分娩的,更要考虑天文潮汐的因素。如果超过了望期而没有分娩的,一般在临近的弦期或下一个朔期分娩;如果超过了朔期而没有分娩的,一般在临近的上弦期或下一个望期分娩。曾对一位超过理论预产期十多天的孕妇,在原理论预产期的基础上,参照天文潮汐时间作了预测,结果,实际分娩时间与预测分娩时间完全符合。

随着任务的完成,第三级排出最后的推进剂,离航天器越来越远。在升空14小时后,三名宇航员遮挡住哥伦比亚号的舷窗,进入了梦乡。

还有3小时7分,宇航员该从宿舍出发了。

  天文潮汐对人类自然发病的影响

▲图示:阿波罗11号宇航员拍摄的地球照片

阿姆斯特朗、柯林斯和奥尔德林同宇宙飞船控制中心的人们以及照顾他们生活的服务员一一道谢,握手告别。他们高举着右手向送别的人们致意,然后走进停在门口来接他们的一辆白色小汽车里。

  天文潮汐对整个人体会产生一种无形的周而复始的附加力,当人体虚弱时,能够触发和加重一些人的病情,如脑血管病、心血管病和呼吸系统病等。笔者询问了10名偏瘫病人的发病时间,其中有7名发生在朔、望期和上弦,全部是脑血栓,除小学生罗×外,都有高血压病史。这里面有两个比较典型,一是宁夏青云仪器厂退休回京工人龚××,1991年6月25日,即农历五月十四
(望期)发生脑血栓,全身瘫痪。后于1991年7月12日,即农历六月初一
(朔日),病情突然加重,家人准备了后事,后经医院抢救有所缓解。另一名是10岁小学生罗×,平时身体健康,1991年1月23日,即农历十二月初八(上弦日),午餐后突然双下肢瘫痪。另据对某医院心脏病死亡人数统计,共有病人50名,其中朔、望期发病的有17名,占34%,上、下弦期发病的有6名,占12%,朔、望、弦期共有23名,占46%。从这些资料看,天文潮汐对心、脑血管病的触发作用是明显的。笔者认为,这种触发作用,是因为天文潮汐对人体的各种器官和血管造成一种附加力,这种附加力对有高血压病史和冠状动脉硬化的人,在血管分支和弯曲处,在冠状动脉的远端,能够使已经狭窄的血管,因受压而变形,从而,降低血液切变率,使血液流动受阻,以致发生血栓、动脉痉挛、心肌梗死、脑血管破裂等病状。

在登陆月球之前,宇航员们没有那么忙碌。中间两天都是维持飞船正常运转的例行工作,只是在中途进行了一次小的速度修正。

这是一个美丽的早晨。太阳已经升起,灿烂的阳光普照大地,蓝蓝的天空中飘浮着几朵淡淡的白云。这是一个绝好的飞行天气。

  以上只阐述了在朔、望、弦期触发疾病的问题,而实际上,只要有心脑血管病和呼吸系统病的内在条件,在病情发展到比较严重的时候,在每天月亮上中天和下中天的时间,有可能使此类疾病发作。但是,在不少情况下,天文潮汐只是使人产生不舒服的感觉,如身体软弱无力,心慌气短,头晕目眩,嗜睡等,而没有发病。有这种情况的人,多数在体内已有病灶,或身体比较虚弱,或年岁较大,或房事过密,因为对天文潮汐的影响不认识,而没有把产生上述病状的原因与天文潮汐联系起来。反过来讲,天文潮汐对无病者、年轻、体壮和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以及较重体力劳动的人,则没有影响或影响不甚明显。

飞行的第二天,宇航员距离地球近24万公里,他们拍摄了一段36分钟的彩色电视片段,将在地球上播出。在任务的第四天,阿波罗11号到达月球轨道。柯林斯后来回忆说:“我一生中所认识的月亮,天空中那个黄色小圆盘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我所见过的最可怕球体。首先,它是巨大的,完全填满了舷窗。第二,它是立体的。整个月球很明显地向我们凸出来,我觉得甚至伸手能摸到它。”

有数百万人来到卡纳维拉尔角观看巨大的月球飞船的发射,他们来自美国各地和世界近100个国家。所有的空旷地都站满了激动的人群。

  天文潮汐对于其他疾病是否有触发作用,尚无多少资料证明,还有待于进一步研究。目前只有两个例子,一是某工厂一青年工人,平时身体极其健壮,在1991年7月13日,即农历六月初二(朔期)出现无名高烧(在40℃左右),经医院抢救半个月,无效而死亡。二是,河北省无极县县委某领导刘×,1989年7月18日晚上11点左右,胰腺炎突然发作,而二个多小时后,即1989年7月19日1点46分就是望时。这两个病例很可能说明,天文潮汐对其他一些疾病也有触发作用。

宇航员们在轨道上度过了一天,为第二天的登月做准备。“虽然这不在飞行计划中,但在遮上窗户灭灯之前,尼尔和我认真地准备了第二天早上需要的所有设备和衣服,并把我们要做的程序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奥尔德林后来说。

发射前2小时5分,汽车到达发射台下。巨大的月球飞船,昂首朝天。3位宇航员走下汽车,乘上发射台下的升降机,在上升到100米高处,他们先到第9号振动臂尾端处的空气调节的“白屋”里进行宇宙服的最后一次检查,然后来到指令舱的门口。他们三人依次跨入舱内,进舱后马上试验飞船上的各个系统,仔细检查各种仪器并检查了和休斯敦指挥中心进行通讯联系的通话设备。在飞行中休斯敦指挥中心将指挥飞船从起飞到降落的每一项活动,乘员组要按着他们的指令操作。在指挥中心约有4000人值班,其中有科学家、工程师、参加火箭飞船设计制造企业的工程技术人员及作过空间弋行的宇航员。这些人将仔细观察月球飞船的飞行过程,帮助解决任何可能产生的问题和困难。指挥中心通过无线电向乘员组下达指令,在电视屏幕上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除了飞船飞经月球背面的时候外,指挥人员和乘员组将一直保持通讯联系。

  这里需要说明,天文潮汐只是对一些疾病起触发作用。并不是在任何情况下对于发病都起决定作用,因为,非强天文潮汐期里,有的人发病,是在异常生气、激动、兴奋、悲伤、劳累等情况下发生的,如果没有这些情况,即使受到强天文潮汐的影响,也不是肯定要发病,但是,在强天文潮汐期,如果发生情绪极度异常,就极有可能发病。

“程序警报”

指挥人员和乘员组共同检查了他们的通讯系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还有1小时50分,1小时40分……

  天文潮汐对人类自然死亡的影响

第二天,7月20日,是一个星期天,宇航员们开始尝试登月。身穿妻子制作的标志性白色背心的飞行指导员克兰兹锁上了休斯顿任务控制中心的门,表明了飞行控制人员进入“战斗”状态。

随着时间的逝去,工作不断进行。宇航员认真检查了出现故障时改变飞行计划的装置。试验了救生装置。

  天文潮汐对人类出生和一些疾病的触发有重要影响,当然对人类的自然死亡也同样会有重要影响。有人曾搜集了31人自然死亡的时间,其中朔、望期死亡的14人,占45.2%,上、下弦期死亡的4人,占12.9%,朔、望、弦期共计18人,占58.1%。某医院1991年上半年死亡的心脏病人共52人,其中朔、望期死亡的20人,占38.4%,上、下弦期死亡的8人,占14.9%,朔、望、弦期共计28人,53.3%。据对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两个墓区及骨灰堂部份亡人的统计,一墓区的14人中,朔、望、期死亡的6人,占42.8%,上、下弦期死亡的2人,占14.3%,朔、望、弦期共8人,占57.1%。二墓区的28人中,朔、望、弦和上、下弦死亡的各6人,各占21.4%,朔、望、弦期共计12人,占42.8%。在骨灰堂的41人中,朔、望、弦期死亡的有18人,占44%,离朔、望、弦期仅差一天的5人,占12%,两项共23人,占56%。北京市某区1989年10月至1991年11月猝死的26人中,朔、望、弦期猝死的15人,占57.7%,离塑、望、弦期差1天的7人,占28%,两项共22人,占84.7%。据《参考消息》1991年12月20日刊载,1991年逝世的世界要人共12人,其中朔、望、弦期逝世的有9人,占75%。

此后不久,鹰号下降到距月面14公里以下。起初所有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直到登月舱在离地面10公里的地方发出警报。阿姆斯特朗有点紧张地说,“程序警报。编码1202。”登月舱成员并没有辨别出警报的意思。大约10秒钟后,阿姆斯特朗补充道:“请给我们看一下1202程序警报。”

还有43分,开始拆卸从装配塔到宇宙飞船的横桥。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得到以下三个情况:其一,已知病因的15人中,心脏病4人,脑血栓和脑溢血6人,癌症3人,其他2人。心脑血管病人占66.7%,这说明天文潮汐对心脑血管病致亡率最高。其二,对癌症等其他疾病,从病理上分析,可能没有直接影响,但是,病人在生命垂危的时候,少数病人在天文潮汐的影响下,也会致亡。其三,有三位自然死亡的美国前总统,都是朔、望期致亡的,这说明美国所处的西半球与我国所在东半球,同样会因为天文潮汐的影响而造成人的自然死亡。

▲图示:阿波罗导航计算机显示器加键盘特写。DSKY有一个五行电致发光显示器,一些指示灯和一个小键盘。通过设计,地面控制人员比宇航员对飞船状态有更多的了解。

还有42分!安装了紧急脱险用的悬艇和绳索。

  天文潮汐对气象的影响

阿姆斯特朗在问他和奥尔德林是否应该中止着陆。他们没有得到关于警报的足够信息,只能服从任务控制。起初,飞行控制人员也没有识别出警报的含义。指挥官员史蒂夫·贝尔斯接到了一些支持电话。他意识到,这个警报是电脑发出的,意思是运行程序所需要的缓存即将耗尽。这本来是不可能的,因为软件是专门为此次任务而设计的,而且整个程序流程都经过仔细审查。尽管如此,错误还是发生了——而且还是在最糟糕的时候。

还有40分!开始了火箭落地点的海域安全监视,戒严危险海域,不能让任何船只和飞机进入危险区。

  目前,在对气潮的研究中,一般认为气潮是经常存在的,不像海潮那样明显和直观,需要用仪器才能测量出来,潮差一般不会超过一毫巴。有人认为,这在实际上,可能只是气潮的一般规律,而在整个地球大气的千变万化之中,还经常出现一些有规律的突出现象,如热带低压、台风、强台风和龙卷风等。这些现象也和陆潮中出现的地震、火山爆发、山体滑坡等现象一样,与天文潮汐有着紧密的相关的关系,它既受到天文潮汐直接的、重要的影响,又是气潮的突出的、重要的组成部分。

但是26岁的贝尔斯确信他知道警报意味着什么,因为他的支持团队被告知要记录所有可能的登月舱计算机错误以及每个错误的含义。在计算机专家杰克·加曼的帮助下,贝尔斯告诉克兰兹让鹰号继续下降。

还有20分!切断登月舱、指令舱和服务舱的通电线路,把宇宙飞船的一部分电源改换成内装电池。

  台风是受天文潮汐的直接影响而形成的

后来,贝尔斯向《登月竞赛》的作者查尔斯·默里和凯瑟琳·布莱·考克斯承认,他对自己的决定并没有十分的把握。他说:“当你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时,你永远不能百分之百地肯定你所做的决定是正确的。”“这就像试着自行诊断,然后只能对症下药一样。”

还有6分!火箭、宇宙飞船最后检查完毕。

  关于台风是如何形成的,目前,在国内外都尚无定论。只是对于产生台风的基本条件,已经有了比较一致的认识,这就是:在比较广阔的热带海洋面上,水温要高于26℃,造成高温、高湿的低层大气;台风的生成位置在离赤道3°以外;对流层风速切变小,保持和增加整层的温度等。在这些条件下,台风是如何形成的呢?笔者认为,由月球和太阳形成的起潮力,使海洋面上低层大气的空气质点向上运动,与此同时,这种起潮力
(引力),作用在地球上的时候,由于反作用力的原理,就在地球上和低层大气中,产生一种与地球自转方向相反的反作用力。这样,起潮力和反作用力交在一起,就使得低空大气的空气质点的运动,既向上又偏转,形成反螺旋式,以反时针旋转前进,这就是海洋台风和内陆龙卷风反时针旋转的原因,这就是所谓的空气初始扰动,即台风胎胚。在起潮力持续和地球不断自转的情况下,台风胎胚得到不断的加强,即逐渐演生成台风。但是,台风即使在上述条件下,也不是每日每时都能产生的,它必须在起潮力较大的时候才能产生。从一些资料分析,台风的初生期,与月相的朔、望、弦的相吻合或基本吻合。我国1990年预报的29个台风、热带风暴和强热带风暴中,在朔、望期形成的有9个,占31%,在弦期形成的有6个,占20.7%,朔、望、弦期形成15个,占51.7%。我国1991年预报的前13个台风和强热带风暴中,在朔、望期形成的有5个,占38.4%,在弦期形成的有3个,占23%,1990年形成的14个台风,1991年形成的5个台风。这19个台风虽然没有在朔、望、弦期中形成,但是,一般说来,也都是由于强天文潮汐的影响而形成的,当然,也可能有月亮上、下中天的影响而形成的。这其中的原因,一是同样是朔、望、弦期,而具体日、时并不相同,日、月与地距离也并不都相等,所以,起潮力的大小就会有一定的差别;二是,由于形成台风的海区的水温、纬度、切变风速等具体条件的差异,对起潮力的响应,就会有早、晚之别,快慢之分,有的台风可能提前数日或当日形成,有的可能推后数日。三是,朔、望、弦期只是在理论上,对引力较大的时间的区分,而在实际上,朔日与上弦日、上弦日与望日、望日与下弦日、下弦日与朔日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总是在无形中自然变换着,总是不断地对海洋上低层大气的空气质点以不同的引力吸引着。所以,笔者认为,台风形成的时间无论是否在强天文潮汐期里,其形成的原因都是因为天文潮汐的影响。我们预报的受天文潮汐影响比较典型的台风还是不少的。例如,1980年的8001号台风,下弦日的前一天形成了热带低压,下弦日的当天中心气压即由1007毫巴下降为1002毫巴,风速由10米/秒增加到12米/秒。由于下弦日的引力较小,在下弦日以后的3天里,气压仅下降2毫巴,风速仅增加3米/秒;而在距离朔日的前3天,引力逐渐增大,中心气压每日下降10毫巴以上,风力每日增加5米/秒,达到了台风强度;在离朔日的前4小时,又达到了强台风强度。但是,朔日一过,就立即降为台风,到第6天又由台风降为热带低压,在上弦日的前两天即行消失。

这场闹剧发生几分钟后,就在离月面仅一公里的地方,奥尔德林报告了第二次警报。“程序警报,”他说,“1201。”贝尔斯这次的反应更快。这是同一类型的警报。继续着陆。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开始了他们最后的登月演练。他们在几秒钟之内就成为第一批到达另一个世界的人。

还有5分!全部工作交给计算机,由计算机通过全自动发射程序开关系统控制发射。

  台风受天文潮汐的影响而加强和改变方向

“鹰已着陆”

还有3分10秒!自动点火装置开始工作,排气阀自动开闭,罐内压力开始上升。人已不能接近。

  台风形成以后,在日、月引力比较平稳的情况下,台风的强度不会很快增大,因而,可能在局部地区徘徊不前,一旦进入朔、望期,甚至弦期,由于日、月引力增大,台风就得到了加速度,除了风速增大以外,其旋转速度也会增强。这时台风就会突然改变方向,而离开局部地区。我国7204号台风形成以后,在我国南海东北部徘徊了3天,转了4个小圈,一个大圈,于7月12日,即农历六月初二(朔期),因受到朔期强天文潮汐的影响,突然改向南移,14日向东北入台湾海峡,15日再折向西北在福建登陆。又如我国7607号台风形成以后,于1976年6月27日,即农历六月初一(朔日),到达东沙岛西南海上,当日突然由西北折向东移,12个小时折向120°至150°。再如我国7203号台风,1972年7月25日,即农历六月十五(望期),在黄海西折;7308号台风,1973年8月12日,即农历七月十四(望期),在南海西行北折。

在降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阿姆斯特朗从一扇标有水平和垂直刻度的舷窗往外看。奥尔德林盯着电脑屏幕,大声报出显示数字,阿姆斯特朗可以将这些数字与刻度值结合起来,确定“鹰”号电脑希望登月舱降落在哪里。在那之前,他更关注的是程序警报,并确保任务控制中心允许他们继续着陆。但是当他飞过大约600米的时候,阿姆斯特朗开始意识到问题。

还有50秒!把火箭电源全部改换成内装电池。

  台风主要消失在非朔、望、弦期

“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清除程序警报、保持登月舱飞行,并确保我们自己的控制在不需要中止任务的情况下继续进行,”他后来在技术报告中说。“在这段时间里,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驾驶舱。在我看来,这就是我们无法在最后降落过程中研究着陆地点和最终着陆位置的原因。”

还有45秒!奥尔德林开动了用来记录飞行过程的磁带飞行记录仪。

  前面已经论证了台风是因为受天文潮汐的影响而生成的,反过来讲,台风处在非朔、望、弦期,是不是就要自然消失呢?笔者认为,台风处在非朔、望、弦期,由于没有强天文潮汐为其加力,只有月亮上、下中天的引力,不能使台风维持其原有强度,只能依靠自身的惯性而存在一短时间,在惯性逐渐丧失之后,台风也就自然消失。以我国1971年的台风预报为例,在15个热带低压中,有14个消失在大朔、望、弦期,只有1个消失在农历十月初。在11个台风中有8个消失在非朔、望、弦期,只有2个消失在朔期,1个消失在下弦期。在25个强台风中,有21个消失在非朔、望、弦期,消失在朔期和望期的各2个。我国1980年和其他一些年份预报的台风消失情况,虽然具体数字有多有少,仍然是消失在非朔、望、弦期的多数。在这里有一个值得注意和研究的问题,就是个别台风不是消失在非朔、望、弦期,而是消失在朔日或望日,比如,我国1980年预报的8021号强台风消失在公历11月8日,而这一天的4点42分就是朔时。8023号台风消失在公历12月22日,而这一天的2点08分就是望时。这究竟是为什么,还需要专业工作者根据当时的天文和气象条件,作细致的研究分析,予以科学的回答。

但当他终于开始注意电脑希望他们降落的地方时,阿姆斯特朗发现脚下并不平坦。相反,计算机引导鹰号飞进了一个巨大的岩石环形山地,四周遍布着直径约2到3米的巨大岩石。

还有10秒!

  台风的全球性

▲图示:鹰号登月舱内图像

阿姆斯特朗、奥尔德林和柯林斯卧在他们的躺椅上;指挥中心的人员静坐在荧光屏前;外面的观众突然都静默下来;在全世界,有几亿人焦急地注视着电视屏幕。

  关于台风形成的规律,在西太平洋和我国南海已经得到了证明。但是,在大西洋形成的热带气旋
(即台风),是否也符合这种规律呢?美国1978年至1980年产生热带气旋7个,初始时间在朔望期的有3个,在弦期的有2个,朔、望、弦期共有5个,占71.4%。另外,根据美国R·A安赛斯1987年10月,对全球1900年至1977年造成死亡人数超过千人的飓风的统计,在12次飓风中,发生在朔、望期的有6次,占50%,发生在上弦期的有1次,占8.3%,朔、望、弦期共发生7次,占58.3%。

了解情况后,这位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将登月舱控制在离地面200米远的地方,并开始手动调整鹰号的航向和下降速度。他曾驾驶严重受损的飞机穿过战区,也将喷气式飞机带到加利福尼亚上空的大气层边缘,并扶正了一艘在轨道上失去控制的双子星宇宙飞船。他有这个能力。阿姆斯特朗将登月舱的俯仰度从18度降到5度,减慢了下降速度,几乎像直升机一样水平飞行。他和奥尔德林都不知道火山口后面有什么,但他们认为最好的办法是避开它,祈祷找到更平坦的月面。

最后10秒的倒计时开始了。

  以上两个统计资料,说明了以下三个规律性情况:一是,无论是东半球的台风,还是西半球的台风,都是由天文潮汐引起的,天文潮汐的影响不是地区性的,只要有台风生成的基本条件,无论在什么地区,天文潮汐都可以触发台风的产生。二是,从飓风的资料看,在朔、望、弦期发生了7次,其中望期发生的有4次,占发生飓风总次数的33.3%,占朔、望、弦期发生次数的57.1%;如果从造成死亡的人数计算,望期飓风造成死亡人数占死亡总人数的89.7%。另外,在发生的12次飓中,有孟加拉国发生的一次。这一次造成了该国30万人死亡,发生的时间是1970年11月13日,这一天正是望日,即农历十月十五日。而该国在相隔21年之后,于1991年4月29日,又发生一次强烈飓风,造成了约20万人死亡。这一次与前一次一样,又是发生在望日,即农历三月十五。以上几个比例数和孟加拉国的两次飓风可能说明,天文潮汐在望期对地球的影响力比朔、弦期要大。三是,从两个材料看,热带气旋
(即台风)、飓风发生的时间多在6月底至10月初,这说明7、8、9月是台风生成的主要季节。

登月舱花了大约10秒钟飞过165米深的陨石坑,随后阿姆斯特朗确实找到了一个可以接受的着陆点。但在此过程中,登月舱在迅速消耗剩余燃料。到底还有多少?人们曾经对此时登月舱中的剩余推进剂含量有些争议,但随后阿波罗历史学家、登月舱系统专家保罗·费尔德等人的分析发现,由于飞行中的晃动,燃料箱中的推进剂实际上比人们想象的要多。当飞过陨石坑时,阿姆斯特朗在做出中止飞行的决定之前仍然有超过一分钟的燃料。

10,9—装置点火。8,7——“呼!”第一级发动机向下喷射出红色的火焰。

  天文潮汐对陆地异常气象的影响

当登月舱下降到距地最后几十米的时候,奥尔德林和阿姆斯特朗都观察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登月舱下降时引擎排出的灰尘并没有像地球上灰尘那样在受到外力干扰时出现膨胀和弯曲。相反,由于月球引力较低、空气阻力小,这些灰尘都是在以看起来不自然的直线飞行。这显然是地球上看不到的景象。

6,5,4—发动机全部工作。红色的火焰变成橘黄色喷向发射架,滚滚的白色烟雾笼罩着发射塔。

  笔者从《世界异常气象事件及其影响》等书刊上摘记了32次陆地异常气象,其中龙卷风及风暴10次,强降水4次,暴风雨11次,沙暴2次,冰雹2次,气温异常3次。从发生时间看,朔期发生的有6次,占18.6%,望期发生的有16次,占50%,上弦期和下弦期各发生3次,各占9.3%,朔、望、弦期共计发生28次,占87.2%。以上这些资料中,有以下四种情况:一是,在春分这一天发生了3次异常气象,其中有2次不是在朔、望、弦期,这可能说明春分这一天的起潮力是比较大的,能够使地球上出现异常气象。二是,望期发生的异常气象次数,比朔、弦期发生异常气象次数之和还多4次,多11%。这些统计资料,虽然是任意摘选的,可能有一定的偶然性,但是,这也可能从另一个侧面再次证明望期的起潮力,确实比朔、弦期的起潮力大。三是,上弦期和下弦期各发生了3次异常气象,这个相等数也可能说明两个弦期的起潮力大体一样。四是,陆地异常气象也和海洋台风一样,是全球性的,甚至比台风的分布面更广,在天文潮汐的影响下,地球各大洲,在各个季节里,都会出现具有本地特点的异常气象,如龙卷风、暴风雪、沙暴、冰雹、强降水等等。

这确实是另一个世界。20时17分40秒,奥尔德林回答,“着陆灯”,这表明附着在登月舱底部的两米长探测器已触及月球表面。20秒后,阿姆斯特朗开始了他的传奇之旅:“休斯敦,这里是静海基地。鹰已着陆。”

3,2,1,0,发射!

  天文潮汐对航天航空的影响

最后的10公里总共只有7分钟的时间。而在休斯顿,七分钟感觉就像过了半生。任务控制中心里一群脸色发青的人们终于可以顺畅呼吸了。

随着一阵轰鸣,月球飞船在火山爆发似的蒸气云雾中,腾空飞去。它的声音比雷声还大,几乎震聋了人们的耳朵,房屋也跟着震动起来了。

  天文潮汐对于地球表面和地球表面以下一定深度的物质,都有着明显和不明显的影响,而对于处在飞行中的飞机驾驶员、飞机和其他飞行器的精密仪器、仪表以及无线电控制系统等,也同样会受到天文潮汐的影响。但是,这种影响能不能造成飞机失事,能不能造成航天活动的失败呢?根据对搜集的飞机失事和航天活动失败的资料分析认为,天文潮汐能够造成飞机失事,能够降低航天活动的成功率。中国民航局第一研究所发行的1991年第5期《民航经济与技术》刊载,1990年世界主要商用飞机,共失事38次,如果减去中国民航因劫机而失事的2次,还剩36次。其中发生在朔、望期的有16次,占44.4%,发生在上、下弦期的有4次,占11.2%,在朔、望、弦期共发生20次,占55.6%。还对1989年人民日报登载的全部飞机失事作了统计,共计失事21次,其中发生在朔、望期和上、下弦期的各6次,各占28.5%,朔、望、弦期共计12次,占57%。另外,1990年《北京日报》登载了2次飞机失事,其中就有1次发生在下弦;1991年1至7月《北京日报》登载了4次飞机失事,全部发生在望期和下弦期。

此时的卡夫坐在任务控制中心的第四排,就在克兰兹的身后。对于他来说,这一刻是他生命中最精彩的时刻。卡夫在二战期间上过大学,成年后的整个一生都在美国与苏联的冷战中度过。他满怀热情地参加太空竞赛,渴望为国家尽一份力。

顿时,激动的人群沸腾起来,愉快的欢呼声和热烈的掌声响成一片。千百万个声音高兴地喊道:“飞上去了!飞上去了!”“一帆风顺!一路平安!”

  民用飞机如此,军用飞机也不例外。在强天文潮汐期坠毁的军用飞机所占的比例也是比较大的。某某洲国家1970年军用飞机共坠毁41架,其中发生在朔、望期的有12架,占坠毁总架数的29%;上、下弦期有9架,占坠毁总架数的22%。朔、望、弦期共21架,占51%,在坠毁的飞机中,双机相撞的共2次,坠毁飞机4架,都发生在离望时很近的时间。在分析研究军用飞机坠毁事故的原因时,由于军用飞机
(尤其是作战飞机)乘员少,基本上可以排除劫机和预谋炸机造成的坠毁,更应当注意从天文潮汐角度认真分析。

现在,他们做到了。卡夫回忆说,查理·杜克所告诉宇航员的,是他们所有人的想法。对于那些密切关注这次任务的人来说,成功着陆所带来的不止是一时的兴奋感。

月球飞船伴随着巨大的欢呼声和惊雷般的轰鸣声飞向高空。飞船内压力巨大,宇航员卧在躺椅上看着仪器,感觉很不舒服。两分钟后,压力开始减小,他们也慢慢地觉得轻松了。

  根据1988年至1991年9月有关航空杂志统计,世界发射火箭、卫星失败共18次,其中发生在朔、望期的有4次占22.2%;发生在上、下弦期的有5次,占27.8%,朔、望、弦期共计9次,占失败总数的50%。

发射后2分15秒,第一级火箭5个发动机中的一个停止喷射。于是,本来直喷的火焰开始向旁喷射,犹如一把打开的伞。当“阿波罗11号”速度达到每小时9600千米,在离地面64千米的空中,第一级火箭发动机熄火了。此时“阿波罗11号”已冲出了地球大气层。宇航员收到地面指挥中心的指令:

  我国发射的“风云一号”气象卫星,于1991年2月14日夜,在离地面901公里的高空,发回的云图突然扭曲、倾斜,继而消失,失去三轴稳定对地定向控制,漫无目标地扫向天空。这一天是农历十二月三十(朔期),“风云一号”失控后数小时,即2月15日1点32分,就是朔时(农历下月初一)。我国1991年12月28日20点02分发射了一颗自行制造的通信卫星,第三级火箭第二次点火后,因发动机提前熄灭,卫星未能进入预定轨道。这一天是农历十一月二十三,正是下弦日,下弦时是12月28日9点55分,与发射卫星时间仅差10小时07分。有人认为,以上两个情况,很有可能是强天文潮汐的影响造成的。

休斯敦:“阿波罗11号”,我是休斯敦。飞行情况良好,准备甩掉第一级。

  对于飞机失事的原因,西德汉莎航空公司的研究人员,曾在1989年对近30年飞机坠毁作了统计、分析,共计坠毁飞机496次,死亡人员15196人。他们认为飞机坠毁的原因中,人为原因占76%,其纪律性差占23%,注意力不集中或疲劳占20%,判断错误,缺少经验和训练占33%。有关人士认为,用这3个人为原因解释飞机失事是不够准确可靠的,可以这样解释,也可以那样解释。如果从天文潮汐对飞行人员和飞机、飞行器的机械、仪表可能存在的影响方面来分析倒可能是合理的。比如天文潮汐可能会对驾驶人员的脑、心、肺产生影响,发生不同程度的神志恍忽,肢体僵硬,动作变形,从而不能正确地驾驶飞机,使飞行失常,造成飞机失事。尤其是在飞机起飞和降落的时候,气压有较大变化,再加上天文潮汐的影响,更容易发生上述情况。例如,1991年一位飞行了千余小时的飞行员,在夜间航行着陆时,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故。其次,飞机的机械部分,都是按照正常情况设计和制造的,并没有考虑天文潮汐对机械的影响,这就有可能使一些敏感的机械,在天文潮汐的影响下,发生机械故障,造成飞机的事。飞机机械有可能这样,火箭、导弹、卫星等也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再者,由于天文潮汐能够使所在空域中的气象发生突然变化,所以,也能直接影响飞机的正常飞行,而使飞机失事。另外,在飞机和导弹、卫星等飞行器中,都有无线电和磁性设备、器件,天文潮汐有可能使无线电信号减弱或中断,使磁性等仪表混乱,从而影响对导弹、卫星的联系和控制,影响驾驶人员对飞行情况的正确判断,造成导弹、卫星的失败和飞机失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